首页 / 政务民生 / 正文

农村发展有“热度” 群众生活有“温度”

昆山日报官方 1 小时前




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、昆山撤县设市30周年。70年栉风沐雨、70年筚路蓝缕、70年砥砺奋进、70年沧桑巨变,昆山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本文从六个方面进行总结,藉以发扬光大。
土地制度大变迁
新中国成立后,昆山土地制度变迁大体经历了“两分两合”的四个阶段,实现邓小平关于农业土地经营的两个飞跃。即通过土地改革,废除封建的土地所有制,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所有制。当时占全县80%以上的无地或少地农户分得了土地,成了土地的主人;农业合作化后,农民从土改分得的土地以各种形式合归集体经营;废除人民公社,实行家庭联产承包,按农户人口、劳力多寡又将土地分包到农户;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深入推进,摆脱“大国小农”的羁绊,农户将承包的土地以流转形式纷纷让给种田大户或家庭、集体农场实行适度规模农业经营。在这“两分两合”土地制变迁中,对维系农民生计的承包土地财物权益保持长期不变,以足够的历史耐心让农民放心。正因为如此,从根本上焕发了广大农民的社会主义积极性,通过大兴农田水利等基本建设,推广先进农技农艺,实行良种良法耕耘,促进了农业生产持续不断发展。以水稻生产而言,昆山1949年亩产仅有292斤,到了上世纪50年代就跃上500多斤台阶,60年代上升到700多斤,70年代亩产超“纲要”达800多斤,80年代900多斤,90年代超1000斤;进入新世纪,农业生产全面实行操作机械化、管理现代化,水稻亩产稳定在1200斤左右,夏秋两季粮食亩产超“双纲”,即1600斤以上,2018年高达1861斤,其中水稻亩产1246斤,小麦亩产615斤。值得一提的是,昆山创造性地将农民拥有的承包土地和宅基地,落实中央提出“三权分置”(所有权、承包权、经营权)改革的同时,全面实行“双置换”政策,即农民承包地流转入股,使农民置换为以村为单位的土地股份合作社股民,永续共享土地收益分红权;农民宅基地被拆迁后,按“拆一还一,货币补偿”原则,置换为城镇居民住房或商品房,切实保护农民的财物权益,不少农户因农房拆迁得益而成为农村吃穿不愁的新富裕族群。
产业结构大调整
昆山历来素称“江南鱼米之乡”,是国家重要商品粮基地之一,历史上粮油生产和出售商品粮最高的年份是1984年,共产粮10.19亿斤,产油菜籽4750万斤,出售给国家的商品粮5.4亿斤、油菜籽3800万斤,商品率分别为53%和80%,曾获得国务院颁发的粮食生产先进县殊荣。改革开放后,情况发生了根本性变化,抛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,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不再是“以粮为纲,全面观光”,农村发展了社队工业和经商等第三产业,呈现一派勃勃生机的繁荣景象。此时此刻,昆山各级领导及时引导农村广大党员、干部、群众克服长期形成的“产量不高、贡献不少、分配蛮好”满足现状的小农思想,自觉对照乡镇企业快速崛起的苏锡常地区,深感落后一大截。据资料显示,1979年昆山地区生产总值2.88亿元,已落到苏州地区6个县的最后一位,人称“小六子”;农民人均纯收入258元,仅比吴江高17元。为迅速甩掉“小六子” 的落后帽子,昆山干部群众抓住改革开放机遇,解放思想,勇立潮头,急起直追,坚信“无农不稳、无工不富、无商不活”的道理,上下形成一股劲,依托发展以工业为主的横向经济联合,“借鸡生蛋”;依托多方位发展外向型经济,“借船出海”;依托院校所科技进步,“借梯上楼”,矢志不移调整农村产业结构,历经三次大的飞跃:上世纪80年代实现“农转工”(由以农业为主向工业为主转变)的第一次飞跃,90年代实现“内转外”(由以内向型经济为主向外向型经济转变)的第二次飞跃,进入新世纪,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卓有成效地推进“低转高”“大转强”的第三次飞跃。就这样,尽管全市耕地逐年减少,由于农业结构调优调高,农业经济持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改变。据资料显示,2018年全市农业总产值由1979年的5.09亿元上升为56.87亿元,增长11.2倍;农业增加值由1979年的1.3亿元上升为31.62亿元,增长24.3倍;农民人均纯收入由1979年的252元上升为41664元,增长16.5倍。更令人信服的是昆山经过艰苦奋斗,不仅甩掉了“小六子”帽子,而且始终保持经济稳定上升,综合实力不断增强。2018年,全市地区生产总值3832.1亿元,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87.9亿元,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1664元,分别比2012年增长40.6%、98.8%和68.9%。早在2005年率先实现江苏省制定的全面小康社会指标要求,2012年成为全国18个改革开放典型地区之一,从2005年起到2019年全市经济综合实力连续15年居全国县级市榜首,现已成为江苏省首批6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试点地区之一。
社会保障大改善
昆山市各级各部门不忘初心与使命,一以贯之为老百姓求发展、谋幸福。上世纪90年代以来,在全省乃至全国率先建立与完善以低保、基本养老、基本医疗为主的农村三大保障体系,筑起了挡风遮雨之墙,解除农民后顾之忧。如今,全市农村低保全覆盖和居家养老全覆盖。早在1997年1月与12月城镇、农村就起步施行低保政策(当时城区每月每人170元,镇区每人153元、农村每人100元)。从2007年1月起,按照人均生活费用每天不低于1美元的国际标准给予补足,2008年又把标准提高到每人每天2美元,尔后逐年增加,2019年7月1日起由之前的每人每月低保标准945元提高到995元,平均每天合4.8美元,为全省最高,享受此标准共1450人(城镇778人,农村672人)。另外,各区镇富民合作社对每个低保户送2万元干股、低保边缘户送1万元干股,年终可分别获得1600元、800元红利。全市农村基本养老保险与城镇居民全面并轨。从2002年起试点,2003年起全面推行,当时有10万多老年农民(男满60周岁,女满55周岁)无门槛进入农保,每人每月领取养老金100元至130元,到2009年提高到250元至280元,2008年女性享受农保年龄由之前的55周岁降为50周岁。2018年全市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参保人数133.87万人,占应保人数的99%(扣除昆山常住户口在外地参保人数),其中因种种原因农保对象尚未转入社保的有30283人(老年居民领取农保待遇),其领取保金最低水平每人每月540元,高的690元。全市基本医疗保险全覆盖。从2004年起,由村合作医疗向基本医疗保险过渡,2007年城乡并轨,城乡居民一样刷卡看病,参保率达99%以上。2018年标准为1070元,其中市镇两级财政转移支付800元、个人负担270元。同时实行大病医疗保险,城乡统筹,融为一体,上不封顶,平均报销医疗费可达54%以上。通过织就三大保障网,且越织越厚实,实现了农民期盼的“老有所养,贫有所济,弱有所扶,病有所医”的愿望,特别是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现象大大减少,并为实现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迈出了可喜的一步。
基础设施大变样
新中国成立以来,特别是改革开放后,随着昆山经济实力不断增强,城乡基础设施快速推进。昆山农民亲身感受最深的是农田水利、路桥交通、供电通信等三大基础设施大改善、大变样,基本实现城乡一体化,2018年城镇化率达72.78%。就农田水利建设而言,新中国成立前,因水利设施标准不高,配套不全,加之年久失修,雨涝灾害频发,尤其是昆北低洼圩区常常是“小雨水汪汪,大雨白茫茫,只见秧船去,不见稻船回”。由于地下水渍害严重,导致土壤板结,产粮不过“纲”,血吸虫横行,于是恶水、穷土、血吸虫成为压在昆山人民头上的三大害。新中国成立后,昆山人民以愚公移山的毅力,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,马不停蹄打了六个回合的硬仗:上世纪50年代以防洪治涝、建设圩区为重点,狠抓修圩复堤工程建设;60年代以连圩并圩、增强灌排能力为中心,发展机电排灌事业;70年代以建设稳产高产、旱涝保收基本农田为内容,实施大面积平整土地、格田成方,路渠成网,推行“四分开两控制”治水改土措施;80年代以提高农机设备效率、加强经营管理为抓手,发展水利经济,增加社会效益;90年代以围绕“农业保丰收、城镇保安全”为目标,全面提高防洪抗灾能力,确保城乡安度汛险;进入新世纪,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进一步确立水利是国民经济命脉、改善人民环境的基础地位,以“两个率先”为目标,科学规划、合理布局水利设施,大力推行落实河长责任制,建设靓丽的水环境风景线,不仅改善了水利面貌,而且为经济社会现代化发展夯实了基础。在根治水害的同时,有效地改造了30多万亩低洼穷土,治愈了28万名血吸虫病患者,送走猖獗2100余年的“瘟神”,为昆山人民拔掉了穷根,消除了祸害。就路桥建设而言,“若要富,先修路”,这是昆山人民在改革开放中的一大创造。昆山是典型的江南水网地区,境内河塘密布,湖泊众多,历史上人们出行主要靠舟楫走水路,那时的昆山农村,特别是离城较远的边缘地区的百姓,因经济落后而叫苦不迭,不少年长者连火车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年复一年,舍得投资,不断加强路桥交通基础设施建设,克服河流多、桥梁多等各种困难,兴建城乡公路和城际轨道交通,逐步形成了具有现代化的大交通网络体系,顺应经济社会发展和老百姓日益增长的文化、物质需求,其路网密度达每平方公里2.69公里,中心城区路网密度达每平方公里5.5公里,为全国县级市领先水平。据2018年资料显示,全市拥有公路总里程1589.37公里,其中乡道395.06公里、村道754.8公里,高速公路互通出口有11个;铁路(昆山境内)92.49公里,航道383.87公里,2013年竣工投入运行的跨境轨道交通11线6公里,2015年建成市区中环高架公路44.2公里,2018年轨交S1线开建,境内里程37.3公里,2012年就实现村村通公交。就供电、通信事业发展而言,日新月异,令人感叹。电力事业,1949年仅有一家85千瓦柴油发动机的光明电厂,年发电量只有40万千瓦时,仅供县城部分地区居民和机关、事业单位照明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坚持从实际出发,不断加大投入建设力度,取得长足发展。到2018年,全市电网已拥有35千伏及以上变电站91座,其中35千伏15座、110至220千伏72座、500千伏3座、1000千伏1座,主变容量3262万千伏安;220千伏及以上输电线路261条1875公里,10千伏至20千伏配电线路1205条8702公里;供电量253.47亿千瓦时,比1978年增长352倍,工业用电每千瓦时创造的产值由1978年的3.93元上升2018年的46.3元,增长11.7倍。通信、电信事业发展瞬息万变,许多项目实现零的突破,呈现大跨度多领域快速发展,网购已进入寻常百姓家。2018年,全市农村居民每百户拥有手机248部和电脑81台,互联网零售额达370.44亿元。所有这些,不仅缩小了城乡差距,还依托电信事业作为了解世界、兴家立业的必备通信工具,大大缩小了时空差距,拓展了经济社会发展的空间。
村庄面貌大改观
回望昆山遍布广袤田野村庄的最大变化,莫属众多分散的零星自然村,通过调整合并,强村带弱村,新村变社区;村庄农房翻建由市镇统一规划,代代有新花样。上世纪50年代破旧小屋翻建成宽敞明亮的新农房,60年代草房大多翻成“三间一转头”瓦房,70年代平房翻建成二三层高的楼房,80年代继农业合作化后第二轮新农村建设,重新规划布局,不少村庄与农房纷纷易地翻建成具有现代化气息的新农村;进入新世纪,特别是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和党的十九大先后提出两个“20字方针”的新农村建设新的目标要求,昆山坚持城乡一体化、农村现代化发展思路,开口子鼓励农民自费翻建农房,顿时农村别墅迅速崛起,鳞次栉比,新颖别致,令城里人羡慕。与此同时,镇村统筹设计,在农村建设路网、管道、绿化、排水、污水处理等基础设施,以及市镇村三级投资建设社区服务中心(含医疗卫生室、会议室)、文体中心、幼儿园、商业摊店等公共配套设施,按照“看得见山水,记得住乡愁”的理念,大力修复生态环境,扎实推进村庄整治,实行美化、绿化、亮化工程,有序开展农村厕所革命、垃圾分类处理,破除陈规陋俗,切实扭转农村长期存在的不良卫生习惯,再现粉墙黛瓦、环境整洁的江南水乡新景象。凡此种种,不仅使农村既塑形又铸魂,有品位、有特色、有底蕴,而且在城乡发展规划布局、资源管理、产业发展、就业保障、基础设施、社会管理、生态环境治理等方面,冲破城乡二元体制,逐步湮灭城乡“鸿沟”,共享改革开放成果。切实兑现了广大农民期盼的“住上好房子,过上好日子”的美好生活向往。近年来,昆山为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目标要求,依托农村农业资源,融一二三产业为一体,狠抓农村产业发展,在建设千亩水稻、千亩果园以及水产、花卉、苗木产业基地,发展生态有机农业、高效规模农业和订单农业的同时,因地制宜发展各具特色的乡村旅游、农家乐、民宿等新兴产业,由此涌现了周庄镇祁浜村、锦溪镇祝甸村、淀山湖镇六如墩村、千灯镇歇马桥村、张浦镇尚明甸村和姜巷村、花桥天福国家湿地公园等一批具有江南水乡古村落、圩田湿地风光、乡野硅谷独特气质的乡村旅游先进典型,带动了村级集体经济和农民收入增加。2018年,全市乡村旅游收入达307.74亿元,比2012年的207.96亿元增长48%。其中乡村游145.22亿元、古镇游97.53亿元、城市游64.99亿元,分别占47.2%、31.6%和21.2%。全市166个行政村,集体经济总收入12.5亿元,比2012年的9.9亿元增长26.3%;村均总收入753万元,其中超千万元的村37个,500万元到1000万元的村79个,最低的村为287万元。
农民收入大提高
新中国成立以来,昆山历届领导始终把增加农民收入、提高农民生活水平摆在一切工作的首位,作为行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,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,坚持“工业反哺农业,城市支持农村”的少取多予的方针,不遗余力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力度,将城市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、城市公共服务向农村覆盖、城市生活要素向农村辐射、城市现代文明向农村传播,竭力为农民发声,谋农民利益,扶农民致富,让农民共同过着富裕、幸福、安康的现代化生活。如今,昆山农民不只是同全国各地农民一样,于2006年起免交千年遗留下来的皇粮国税,而且种田还享受购买农机具、良种、化肥、农药等农业生活资料的优惠补贴。不仅如此,通过构建农民社会保障系统、实施9年制义务教育、完善农村文化设施、义务开展农业技术培训、广泛拓展农民就业渠道等综合措施,从根本上消除了农民“读不起书,看不起病,买不起房”的心病。特别是从1996年起,先后在农村实施调改工程、富民工程、“三有”工程(人人有技能、个个有工作、家家有物业)、“基石”工程(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)、富民强村工程,以及近年来采取的局村挂钩帮扶、企村对口支援和委派“第一书记”驻村工作等措施,使农村经济不断发展,农民收入不断增加,农村面貌不断改善。据资料显示,2018年,全市农民人均纯收入达41664元,比1957年108.1元、1978年201.3元、2012年23186元分别增长383倍、206倍和79.4%。由于农民收入不断增加,增收幅度连续数年超过城镇居民,城乡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。2018年城乡居民收入之比1.53:1,大大小于江苏、全国的收入差距;恩格尔系数城乡分别为27.3和28.7,基尼系数城乡大体相同为0.3;人均预期寿命由1978年的68.16岁提高到2018年的83岁。


相关推荐

十大电子游艺平台-线上网上真人买球-真钱麻将网站大全_昆山视窗网